用户名: 密码:

侠客岛: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来源:重庆清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网络

时间:2019-08-23


在持续两个多月的香港乱局中,不少香港年轻人成为蒙面 “黑衣人”。他们在多地实施暴行和破坏,叫嚣要“揽炒”(粤语中“同归于尽”的意思)。这令人震惊,也令人痛心。

是什么让这些年轻人如此暴力?又如此敌视这个社会?

事件发生以来,每个中国人都在思考问题的根源。前特首董建华先生曾心痛地指出,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中学生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

在我看来,诚如董先生所言,香港通识教育有大问题,而事情不止于此,香港的整个教育制度也需要重新检讨。

教师

如果说香港的教育“病”了,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其次是教材出了问题。因为教育效果如何,关键在于什么人教和教什么内容。

先说说教育者的问题。如果教师客观中立,则学生幸运,有可能被培养出真正独立和客观的思考能力。

香港重新回到祖国怀抱之后,首要解决的问题应是“国家观念”的问题。问题是,有多少香港教育者具有这种观念呢?

现在并没有一个对香港教师观念问题的调查数据。但有一个案例可以证明一些问题,那就是由香港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教师组成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

这个被称为“教协”的组织现有会员9万人,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组织。可问题是,“教协”早已被反对派势力把持,近年它已蜕化为一个鼓吹“反中”、“反政府”的组织。

2013年,“教协”出版《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占领中环”为议题》,注明是“公民及通识科教材”,并请到鼓吹“公民抗命”的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做顾问

2016年8月,“教协”领袖叶建源不但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港独”,更把他们美化成“有主见、个人见解及关心时事的中学生,较有强烈本土意识”。

几天前,“教协”还主动发起示威活动,煽动学界去维园示威,以“强力表达”政治诉求。“教协”理事张锐辉更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罢课,称“他们有表达政见的权利”、“老师要让他们实践”云云,甚至鼓动老师在校内搞冲突。

曾任通识教育教师联会主席的中学教师赖得钟,被发现以“黑警死全家”标语,作为其社媒个人专页的头像照片。有人实名向教育局投诉,指其做法是“鼓吹欺凌警察在校子女”,超出道德底线,并违反《教育专业守则》。

持有这样激进立场的教师去教通识课,去给学生们讲述香港的示威游行,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呢?

最近,在网上流传的香港通识课本内容令人触目惊心。那么问题仅仅在中学生阶段吗?

我经过调研发现,在香港,连幼儿园、小学使用的教材都有问题。

在最近曝光的香港九龙塘某间幼儿园使用的教材里,有个童话故事是这么讲的:中国是暴虐的国王,而英国是一位神奇的魔法师,最后魔法师救了自由港。

当一批批还是“白纸”的孩子们一次次阅读这样的故事时,一种对祖国仇恨、扭曲的种子,就在心里种下。

最近还有香港家长群组传出,沙田地区一名校的小二常识科工作纸,要求就有关《逃犯条例》游行画画,有小学生画出警方与示威者对峙场景。

校长及家长均认为,这样的议题根本不适合小学生工作纸,质疑教师是否故意将个人政治观点带入课堂和作业上。

从有关介绍看,香港开设通识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加深对社会、国家、世界和环境的敏感和关心度;同时提高学生的批判思考能力,并将各科各类的知识融会贯通。

这看上去似乎非常合理,但实际情况可能“南辕北辙”。

比如,通识课分六个单元:个人成长、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能源科技。

这里会有两个问题:第一老师是否会平均分配这些内容,是否会在政治问题上花更多时间;第二,考试时“今日香港”单元常常有很敏感的政治化问题,教师会如何解释这些敏感问题。

其实,不用看具体某个教师如何讲授,光看看教材,就知道课堂上会出现什么内容。我发现,各类教材常见如下内容。

攻击“一国两制”;美化“占中”;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内地存在的问题从负面解读,或者直接用恶龙等形象来进一步丑化;引用过时的数据;用人口素质低这类带有歧视与丑化的语言;引用典型的西方视角下关于中国话题的负面结论。

在位于港岛南区赤柱的圣士提反书院,有教师被揭以街头抗争作为考试内容。试卷的插图是四名警员抬起一名示威者“王先生”,示威者高叫“占领街道不是犯罪!我们要求‘一人一票’选行政长官!”的政治口号。

而试卷的问题则要求学生用自己的知识解释示威者的要求有何“优点”;图中的执法警员更被画得恶形恶相。该名教师想要的答案不言而言。

通识课教材存在这么大问题原因之一是缺乏监管。通识教育自2009年始,各版本课本却无须送审。现在再看,部分“黄师”(持反对派立场的老师)当时就参与了课本编写工作。

著名数学家、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教授曾直言,香港回归后的教育政策制订者对此难辞其咎,在中学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以及加入通识教育都是一个灾难,令学生变得“通通唔识”,结果培养出一代缺乏历史感、文化观,没有理想、楷模的年轻人。

管理

在此次风波中,我们看到不少香港的大学学生会成为“港独”的先锋营。

这些学生会的领导者借由“言论自由”的外衣,公然宣传“港独”和“违法达义”思想。而面对这些言论,乃至学生围攻,各大学校方却显底气不足,不敢像港专学院暨香港专业进修学校的陈卓禧校长那样,理直气壮地反对挑战法治底线的行为。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管理团队 加入我们 办公环境 免责声明 会员章程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服务电话:023-63072868   服务热线:400-040-6958   邮箱:zhongchoutimes@qdcyzc.com

众筹时代-中国互联网金融门户网站   渝ICP15001608号-3

众筹时代所转载的文章仅供参考,众筹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 2015-2016 zhongchoutimes.com 众筹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