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特朗普驱赶非法移民:狠话说尽事难办

来源:重庆清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网络

时间:2019-07-19

当地时间7月13日,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确定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对无证移民的搜捕。一天后,全美范围内,至少2000个符合驱逐出境条件的移民家庭遭逮捕。

针对这一事件,特朗普与反对者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嘴仗。

形式上的平等

美国是一个真正的移民国家,这个国家对迁徙自由的理解,骨子里带着当初上帝选民赶赴山巅之城的引以为豪。因此,在美国反对移民,是很不政治正确的。但来自五湖四海的移民,语言、风俗、信仰、诉求各不相同,到了一起便和谐相处,终究只能是梦想。

移民数量大速度快,既得利益者和新兴力量的对立来得也比其他国家更激烈些,这又让移民问题在美国有着很强的敏感性及矛盾性。移民正当,什么人可以移民却敏感,成为美国移民管理制度“娘胎里带出来的问题”。

192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民族来源限额法》,确立了以移民国籍为基础的限额制度,才使自由迁徙的时代告一段落,也正式宣告了非法移民问题的产生。在这部法案中,非限额移民入境没有数量限制,只要符合“签证制度”和“双重检验制度”即可入境,限额移民则有严格的数量限制。

讽刺的是,今天被严格限制的墨西哥人、古巴人属非限额移民,东南欧人却是限额的。至于中国和日本移民,由于1882 年颁布的《排华法案》、1907 年与日本签订的《君子协定》限制,则基本被取消了移民权利。

这部法律本质上是以盎格鲁-萨克逊裔为主的老移民对新移民提防情绪的大发作,不同族裔间的等级高低被清晰地展示出来。到了1965 年,美国也意识到,移民国度公然歧视特定移民实在说不过去,于是通过了《哈特-塞勒法案》,完全取消了“民族来源”配额制度,规定实行全球统一的移民限额制度,每年东西半球国家移民总限各半,按先后顺序入境。

如此一来,移民制度做到了形式上的平等,但是实际上每年移民数量却没法均等。美国不同产业对移民的需求并不一样,南部的种植业、服务业和制造业对收入预期低的拉丁裔需求更高,大量进入美国就业的人超过配额只能做非法移民。经济发展的实际需求,让限额制度变成一纸空文。

1986 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俗称“胡萝卜加大棒”的《1986移民改革与控制法》。该法案一方面特赦了300多万非法移民,默认了美国对非法移民的经济需要;一方面对非法移民管理进行了严格规定,特别是严惩雇用非法移民雇主的条款,目的就是终结非法移民问题。

可以说,从制度设计上,这一法案基本上确立了美国当代非法移民管理的基本框架。但是,该法案实际的推行并没有预想中那么顺利。拉丁裔选民的增加和美国经济的利好,使政治家们一方面不敢轻易严格执法,打乱拉丁裔从家乡拖家带口来美国谋生的行为;一方面也不愿对劳动力市场大加干预,以防止拖累经济。

直到2001年发生“9·11事件”后,这种该管不管的局面才被严格管理的思路取代。2006 年 10 月,美国通过了《2006安全围墙法》,以国家安全为名再次对特定族群施加限制,一方面信仰伊斯兰的中东移民被严格审查;另一方面美国开始大肆在美墨边境修墙,建设安全设施,配备更多执法人员。

主流族裔强制性地将自己对其他族群的刻板印象变成了国家的强制审查,很多美国人对国门关得紧些深感兴奋,但与此同时,另一群人却深感屈辱。美国政府还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恐怖主义袭击具有轰动效应,但从来不是美国非法移民的最大危害所在。安全这根绳子,捆不住就是想谋一碗饭吃的移民们。

小布什总统反恐战争的失败,使他不得不讨好少数族裔,最终非法移民的数量突破了千万,移民问题开始与犯罪、失业等问题纠缠在一起。代表少数族裔的奥巴马执政,更是使非法移民迎来了再一次大赦的美好期望。这种期望,直到不讳言种族主义倾向的特朗普登台,变成了深刻的失望。

照出美国社会病灶的镜子

回顾美国非法移民管理制度的演进,族群矛盾、种族歧视、政治考量、经济利益,大量敏感因素缠在一起,使原本看上去设计不错的制度在现实中没法正常运行。到最后,抓捕非法移民这种正常的执法行动,在号称法治国家的美国,却闹得并不“法治”。

造成困局的原因不在移民制度本身,而隐藏在移民管理制度背后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成了阻碍制度运作的深层原因。

首先,政治干扰已经成为美国移民管理的顽疾。党派政治纷争、中央地方矛盾长期以来纠葛不断,严重干扰着ICE运作的中立性,使ICE权威扫地,动辄得咎,无法正常履行职能。

在管理非法移民方面,共和党给美国民众留下的是一个严厉的印象,而特朗普这个非典型的共和党人,希望用抓捕非法移民这种更具表演性的方法宣示强硬。

1986 年,共和党人里根执政时通过的《移民改革与控制法》,因为包含制裁雇用非法移民的雇主、加强边境管制的内容,一般被认为是当代美国管理非法移民趋于严厉的标志。但也正是里根与同为共和党人的时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比尔·弗里斯特联手在法案里加上了对非法移民实行“赦免”的政策,结果1982年以前入境的墨西哥和古巴难民共230万人一下子获得了合法身份。

这个赦免规模比任何曾经的民主党总统都更加大手笔。2002 年和2006 年,同样号称对非法移民零容忍的小布什总统,签署了《加强边境安全和签证改革法案》和《2006 安全围墙法》,要以国家安全为名在美墨边境修墙、增加巡逻人员,驱赶非法移民。也正是这个“硬汉”小布什,在2000 年竞选总统时宣称,基于打击古巴社会主义政权的目的,要给古巴难民以美国公民身份,结果拿到佛罗里达州 82% 的古巴裔选票。

2004 年竞选连任时,小布什又以“建议国会修改现行移民政策,鼓励外籍劳工包括数百万非法移民获得合法身份”为口号,创纪录地获得了40% 拉美裔选民的支持。如此看来,就修墙而言,小布什才是始作俑者。

以严厉打击非法移民著称的共和党尚且如此,一贯把少数民族族裔视为票仓的民主党能怎么对待非法移民,就更可想而知了。在美国政党倾轧的大背景下,一贯严厉的ICE面临着选择执法问题和执法延续性的问题,比如在南部各州或东海岸打击亚裔非法移民,地方政府都不予以配合;在选举前不突击执法受责难,在选举后继续严厉政策受非议等。牵线木偶般的工作节奏,使得反非法移民政策无法保持持续的高压态势,一阵风才是美国移民整治的常态。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管理团队 加入我们 办公环境 免责声明 会员章程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服务电话:023-63072868   服务热线:400-040-6958   邮箱:zhongchoutimes@qdcyzc.com

众筹时代-中国互联网金融门户网站   渝ICP15001608号-3

众筹时代所转载的文章仅供参考,众筹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 2015-2016 zhongchoutimes.com 众筹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