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农村女子代孕生双胞胎却无法上户口,遭遇P2P爆雷积蓄全无

来源:重庆清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网络

时间: 2019-11-04 11:14:56

一位被切除子宫的农村单身女性,远赴中越边境买精买卵、代孕双胞胎,一个叫大大,一个叫小小,和年迈的母亲组成四口之家。当户口制、社会抚养费、p2p爆雷、贫困等多个关键词集于一身时,她开始困惑,为何唯独她要面对这样的际遇。

2017年,当金立芬赶到广西边境,看到两个因七个月早产被放进保温箱里的双胞胎时,她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成为了一个母亲。她为了这一天,历经千辛万苦。24岁被确诊为子宫肌瘤,2011年又被切除子宫,歧视便一直聚焦在这个村里人眼里“不具备生育能力”的农村女性身上。

在村里,金立芬一直是个特例。青春期第一次例假就伴随着剧痛和呕吐,她对爱情始终没有期待。工作后疼痛加剧,每次只能请假卧床休息。村里人陆续知道了她的病情,投来异样的眼光,认为她是“有生育缺陷,没人敢娶的”。

24岁时,金立芬被确诊为子宫肌瘤,医生说“生了孩子就好了”,于是她开始考虑谈恋爱和结婚。

金立芬决定正式接触了一位初中男同学,起初两人只是频繁通话,有了几分好感后才约着见面。那天,她特意穿上了一身白色西装套裙,“都说这样好看,电视里的主播都这么穿”。可谁知对方一下车,打量了她一眼,就甩头上车走了。立芬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回去跟已预备待客的父母交代。

被男同学打击了自尊心,她想着“缘分可遇不可求”,从此就再也考虑谈对象结婚了。她去影楼给自己拍了一张婚纱照,村里人说闲话的时候就拿出来给他们看看,以示决心。

立芬确诊子宫肌瘤后,并且日益严重,每天痛得不能下地,丧失了劳动能力,年迈的父母在旁昼夜不歇地看护她。她心里怀着莫大的愧疚。2011年,她被切除了子宫,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比起那种每天都活得没有尊严的日子,宁愿失去子宫”。

她一直想成为一名母亲,手术中保留了卵巢,她给医院护士留下了电话号码,希望有机会领养到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女婴,却一直没有收到过消息。后来她又想去当地福利院领养,可是福利院的门卫告诉她:“这里的孩子都是有残疾的。”她不歧视残障,只觉得自身条件无法给这样的孩子更好的生活,所以放弃了领养。

201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一条关于代孕的新闻,第一次知道了这条路。她用手机搜索了上百个电话号码,抄下来再一个个打过去咨询,慢慢计划行程。这一年她已经38岁,做母亲的愿望却依然坚定如初。

金立芬为代孕做了充足的准备。这些年她一直辗转各地打工,开卡车贩卖毛竹、当老师、进工厂、当服务员、摆夜摊……“什么活都干,从不停下来,矿泉水都不舍得买一瓶,哪怕是月薪两千,也能存一点进来”。她凑足了76万存款,除去代孕要花的30万,她觉得剩下的钱全职陪伴孩子到小学应该不成问题。

她抱着传统“无后为大”的家族观念一直努力尝试,五年里,从广州到中越边境的广西浦寨,她一直不停走访各处寻找代孕途径,但是用自己的卵子做试管受精两次都失败了,她有些灰心。

雪上加霜,父亲也突然去世了。临终前,父亲还泪眼婆娑地牵挂着她的后半生,她向父亲承诺:“我一定会有孩子的,说不定还是双胞胎。”最终,她选择了买精买卵。

她找到村长金顺竖去批地基,村长也在宅基地申请书上盖了公章。可是申请书送到乡政府之后就没了音信,她再去打听却得到被告知“你们村干部说那块地不能建房子的”。她只能再给村长打电话,村长连忙否认。

乡干部来家里测量了空地,金立芬也出具了乡亲们的土地转让协议,以为一切手续就要办妥时,却被告知要为孩子缴纳社会抚养费,“一个孩子要缴3-12万不等”,还要出具齐全分户证明、四邻协议、未婚证明,才可以批地基。她去县里开未婚证明,却被告知这项业务早依照国家规定取消了。

金立芬这才意识到地基无望,她“怕存款都被交罚款了”,听人说可以投P2P,利息很高,又看到新闻里说政府大力支持互联网金融。她心一动,就把存款一笔一笔地都投进了Formax金融圈。没想到P2P爆雷,本金都取不出来了。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管理团队 加入我们 办公环境 免责申明 会员章程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服务电话:023-63072868   服务热线:400-040-6958   邮箱:zhongchoutimes@qdcyzc.com

众筹时代-中国互联网金融门户网站   渝ICP15001608号-3

众筹时代所转载的文章仅供参考,众筹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 2015-2016 zhongchoutimes.com 众筹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