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五角大楼迎来新主人,但他约束不了特朗普

来源:重庆清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网络

时间: 2019-08-12 10:31:05

在长达204天的空缺后,位于波托马克河畔的五角大楼终于迎来了新主人。7月23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90票赞成、8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对马克·埃斯珀的任命。随后,埃斯珀宣誓就任美国第27任国防部长。

在宣誓仪式上,美国总统特朗普用惯常高调夸赞新任高官的表达方式称,没有人能比埃斯珀干得更好,相信其会是十分出色的国防部长。而对埃斯珀而言,这是属于他的荣耀时刻。

“西点帮”要员

自1947年建部以来,美国国防部长就实行文官制度,现役军人不能出任。少数获任的退役军人中,也多为军队内部位高权重的将领,远的有五星上将乔治·马歇尔,最近的马蒂斯也是战场经验丰富的四星上将。新上任的埃斯珀尽管获得过战功,但最高军衔也只到中校,与前述二者难以相提并论,就连维基百科上他的个人主页介绍都十分简单。可以说,埃斯珀的军旅生涯并不显赫,单凭这一经历不足以执掌国防部。

但埃斯珀或许不是专才,却是横跨军、政、商、学界的全能达人。1986年从西点军校毕业后,埃斯珀进入陆军101空降师服役,随后赶赴中东参加第一次海湾战争,因作战英勇获铜星勋章。服役10年后,埃斯珀先后转入陆军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并于2007年退役。

埃斯珀似乎从未停止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思考与探索。早在1996年,埃斯珀便担任鼎鼎大名的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的办公室主任。做了两年政策研究后,埃斯珀进入国会直接参与立法,任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政策主任以及前国防部长、参议员哈格尔的政策顾问和立法主任。国会生涯中的出色表现,还让埃斯珀获得直接进入小布什政府的机会,出任助理国防部长帮办。

此后,埃斯珀告别政府职位,广泛试水私营部门,先后担任航空业协会、全球知识产权中心和美国商会的高级领导职务,并在2010年成为美国第二大国防承包商——雷神公司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在2017年出任陆军部长前,埃斯珀一直是国会山备受认可的说客。

如此跨界的经历不仅使埃斯珀练就与各类人群打交道的经验和能力,更重要的是,广泛积累的人脉能够在其需要的时候派上用场。尽管与军工企业的联系引发外界对埃斯珀能否秉公办事的质疑,但埃斯珀似乎并未打算与雷神公司切割,而在华盛顿的精心经营使其得以高票通过陆军部长的任命听证。

当然,从陆军部长升至国防部长的关键一步,还有西点军校同学的助力。据称,同为1986届西点军校同学的国务卿蓬佩奥和特朗普的亲信大卫·厄班大力举荐埃斯珀出任国防部长。西点军校素来以培养高级军事人才闻名,但像1986届这么群星璀璨的一代着实少见。而且,这样的情形在美国并非个案,特朗普政府及军方内部的“西点帮”目前正在悄然壮大。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除蓬佩奥、埃斯珀和未有现职的厄班外,同届校友还有副国务卿布莱恩·布拉陶、国务院法律顾问乌里奇·布莱奇布尔、陆军副参谋长约瑟夫·马丁、陆军国民警卫队司令丹尼尔·霍坎森、田纳西州国会众议员马克·格林等。其中,埃斯珀和厄班曾一同服役于陆军101空降师,都做过国会职员且为雷神公司游说,蓬佩奥和布拉陶曾供职于布莱奇布尔创办的航空零配件公司,埃斯珀、蓬佩奥、布莱奇布尔和布拉陶四人还是哈佛校友,格林则是埃斯珀任陆军部长之前的被提名人,他们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仅推动埃斯珀顺利入阁,还可能对特朗普政府的国防安全政策产生重要影响。

埃斯珀不仅履历契合,有校友资源加持,看起来还是个众人眼中的完美男人。在两次任命听证会上,埃斯珀均在一开头便提及家人,尤其感谢妻子随其四处奔波的辛劳,讲到之处甚为动情,在荧幕前展现了重视家庭、懂得感恩的丈夫和父亲的形象。在埃斯珀28年的婚姻里,似乎也没有出现什么绯闻或不当行为。与因过往家暴事件而辞职的前任代理防长沙纳汉相比,埃斯珀显然是个更为体面合适的选择。

埃斯珀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西南部的尤宁敦,这个一万人口的城市诞生了两位国防部长,另外一位是乔治·马歇尔将军,也是埃斯珀心目中的英雄,据称是他指引着埃斯珀长大后加入陆军。

两年前,当埃斯珀出任陆军部长时,他可能想象过有朝一日成为五角大楼新掌门的场景,但梦想成真的速度之快或许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如果前任马蒂斯没有挂冠而去,如果沙纳汉再坚持一阵子,那么暂时也就没有埃斯珀什么事了。

埃斯珀的脱颖而出,某种程度上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首先看大环境,过去半年来,由特朗普政府中的“成年人”马蒂斯离职而出现的权力真空,令两党感到十分不安。而国家安全形势的快速变化,又让国会议员如坐针毡。美国同盟体系出现的裂痕、美伊之间在战争边缘的试探、美国与中俄之间的战略博弈加剧、叙利亚局势和阿富汗战争久拖难决、土耳其购置俄罗斯武器而引发的美土新矛盾,以及美国后院的委内瑞拉事态发展等,都需要冷静应对,而不是任由特朗普及其身边人随心所欲。

在任命投票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对埃斯珀的资质与担当大为赞赏,但最值得注意的其实是,他提到任命国防部长的需求已“尤为紧迫”。本来,同为军工企业说客的沙纳汉也是预期人选,但其突然的辞职让国会措手不及,这成为促使国会快速、高票通过埃斯珀任命的助推器。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