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35种抗癌药进医保,但是患者更难买到了

来源:重庆清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网络

时间: 2019-08-06 09:17:18

一年有12个月,在其中的10个半月里,洪侠需要成为自己的神。

“贝伐单抗,虽然现在开药不难了,但是医保限制一年不能超过8支。”洪侠告诉AI财经社,她的丈夫罹患癌症4年,如今每21天要用4支贝伐单抗,医保覆盖的只够用一个半月。

在现行规定下,超出医保报销范围的抗癌药,需要病人全额支付相应费用。在洪侠所在的居住地,医保覆盖内的癌症靶向药贝伐单抗300元一支,自费价格则是1998元一支。

这意味着,每年长达10个半月的时间里,洪侠要自己设法解决每月过万的药费。在她的家乡,直到2018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才刚突破2万元大关。

此时,距离《我不是药神》上映已有一年,距国家将新一批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也已过去10个月。

电影的结尾里,接男主出狱的警察对他说,“正版药进医保了,没人吃印度药了。”男主哦了一声,“那挺好。”在现实里,洪侠这样癌患家庭的处境远没有到“挺好”的地步。

在这10个月期间,患者们遭遇了意料之外的状况——抗癌药进了医保后,医院却反而买不到药了。有关部门闻讯,各地解决方案相继出炉。

如果说癌症的治疗代价是一个天坑,政府、医院、保险公司、互联网医疗企业、患者家庭自身……各方都在设法填坑,没有任一单方能够独自封神。

2018年底,国内知名肿瘤病友交流平台、有草根抗癌大本营之称的“与癌共舞”论坛曾发起一项调查,在504个有效问卷中,54.9%的癌症患者表示买不到医保抗癌药。

这是令人始料未及的结果。事实上,吃不起抗癌药这件事,国家政策层面的努力从几年前就开始了。2016年、2017年,原国家卫计委和人社部先后组织过两次国家谈判,共39个特殊药品降价,并纳入医保,其中包括18个抗癌药。

2018年5月1日,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同年10月,国家医保局组织第三次谈判,医保目录中的抗癌药又添17个,总量达到35个。

与此同时,各地陆续传出一些医保抗癌药断货的消息,其中,乳腺癌治疗用药赫赛汀还曾全国缺货。当时,相关企业给出的解释是:进医保以后,药品需求量提高,工厂产能不足需要升级。此后,赫赛汀恢复了供应。

然而,对于更多的断货抗癌药而言,背后的政策影响也不可忽视。

2017年10月,我国开启医院药品零差价政策,也就是医院药品只能严格按照进货价出售。而抗癌药储存要求又很高,加上人工成本,医院药房如果采购抗癌药,基本是赔本赚吆喝。

另一方面,按照此前的政策要求,每100元医疗费用中,药费不能超过30元,否则从科室到医生都要被扣奖金。也就是说,如果医院大量采购抗癌药,以抗癌药的高价,很容易就会让全院用药超过限额。

夹缝之中,一些医院采取的措施是:每月少量进货一次抗癌药,患者前来开药,赶上刚进货了,就能买到,赶不上,就等下一次。

距离那次调查大半年过去了,最近,“与癌共舞”论坛做了回访,在部分省市,医院买不到抗癌药的状况正在缓解。

来自安徽、广西、福建、河南、湖北、上海等地的一些患者家属表示,已经可以在药店买到医保药,还有部分城市能直接在医院开到药了,渡过了政策适应期,事情在趋好。与此同时,由于各省市经济状况不一、医保政策存在差异,“洪侠们”的新问题也在呈现——抗癌药进医保后,患者压力仍然很大。

以广东佛山为例,恶性肿瘤门诊医保限额8万元,一位当地患者反馈,包括用药和检查,基本5个月之后,就完全自费了。

与癌共舞论坛总法律顾问、北京云通律师事务所韩晓晨律师告诉AI财经社,部分地区医保规定必须住院开药才能报销,或必须通过基因检测等手段之后才能报销等,虽然是临床防止滥用的手段,但也在无形中加重了患者负担。

药店,作为购药的另一个重要途径,由于医保不予报销、报销标准不统一等问题普遍存在,也很难发挥作用。

“这边的药店已经可以买到了,但是价格比别处贵。”一位安徽患者家属表示,在当地药店,他家的用药经医保报销后,仍需自付8000多元。

他指的是奥希替尼(商品名:泰瑞沙),这种治疗肺癌的三代靶向药于去年在中国上市,上市价格5.1万元/30片,为一个月的用量。2018年经国家谈判,泰瑞沙降价到1.53万元,并纳入医保目录。在报销比例较高的省份,该药的自付金额只需5000多元/30片,但在另一些地方,这个价格是8000多元,还有的城市药店不能用医保报销这款肺癌明星药。

更残酷的事实是,尽管有多重政策扶持,很多家庭仍无力承担。“现在我家在用国外的仿制药了。”赵姗无奈地对AI财经社表示。4年前,赵姗的母亲查出肺癌,每天需要服用两种靶向药、一种止痛药以及大量其他慢性病用药,还要定期做检查监测用药情况和病情进展。

赵珊的母亲是退休教师,有养老金和医疗保障,但每个月近万元的药费还是让这个三四线城市的普通工薪家庭不堪重负。那些通过非正规途径从孟加拉、印度等国购进的药品,其疗效和安全性都没有保障,“用这种仿制药,我也觉得很忐忑,但是没办法。”赵姗说。

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1.7822万亿元,约占到卫生总费用5.7998万亿的30%,是我国卫生费用的最大支付方。随着覆盖人群和保障水平的逐年提高,医保基金压力也在升级。

在此背景下,引入新的支付方,已成为呼之欲出的最佳选择。多年来,商业健康险一路过关斩将,只是,在癌症面前,它同样面临难以突破的困境。

02 商业健康险尚难自保

为抗癌药买单的“特药险”已在萌芽。

今年7月初,某人寿保险公司推出了一种针对28-55周岁人群,覆盖20种靶向药的保险产品,已销售出了310万份,以最高赔付100万元计算,其背后是约3亿元的资金池。

在该保险覆盖的20种抗癌药中,13种为医保外品种,7种为医保覆盖品种。对于医保目录内品种,这种保险产品可以实现个人自付部分100%报销;医保目录外品种可以实现60%报销。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管理团队 加入我们 办公环境 免责申明 会员章程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服务电话:023-63072868   服务热线:400-040-6958   邮箱:zhongchoutimes@qdcyzc.com

众筹时代-中国互联网金融门户网站   渝ICP15001608号-3

众筹时代所转载的文章仅供参考,众筹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 2015-2016 zhongchoutimes.com 众筹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