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贵州水城山体滑坡后的六天六夜:救援三班倒,晚上就睡玉米地

来源:重庆清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网络

时间: 2019-07-31 09:21:40

侦察完灾情后,根据带队领导的指示,救援队伍跟消防配合,分成三班倒。“晚上在山上干满8个小时后,也下不来,就在玉米地铺个雨衣倒头就睡了,下面的一天要送四次饭,除了三餐,半夜还得送一趟。

20岁的王本初一铁锹下去时,泥巴却紧紧吸附着铁锹,拔不出来。

“已经不能说挖了,准确地说应该是刨。”王本初说,每当挖掘机挖出衣物、床单等疑似遗体的踪迹时,他们戴着手套在泥巴里手刨,以保证遗体完整,给逝者最后的尊严。

这是新兵王本初第一次参加自然灾害事故救援。贵州水城“7.23”特大事故发生后,他所在的武警某部交通二支队从云南赶赴增援,连续数天的救援让这个新兵感慨:“3天时间干的活,比以前家里时1个月干的还多。”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救援现场了解到,此次滑坡灾害搜救工作于7月28日23时30分结束,此次共搜救并送医救治的伤员11人,搜救出遇难人员42人,另有9人失联;29日15时,滑坡现场举行了遇难者公祭仪式。

救援24小时三班倒

7月23日21时20分,贵州六盘水市水城县坪地村岔沟组发生特大山体滑坡灾害事故,22栋民房被倾泻而下的山体瞬间吞没。

事故发生后,驻扎在云南的武警某部交通二支队立即拔营赶赴增援。

岔沟组跟鸡场镇卫生院隔河相望,三面环山,从发耳镇到鸡场镇勉强容两车通过的乡道七拐八弯,沿途随处可见从山上滚落的石块和泥沙盖过路面。“因为救援通道有限,考验着我们救援人员的驾驶技术”,一名武警战士说,他们运载大型机械的拖车长达17米,从外界驶往救援现场花了不少功夫。

1999年生的王本初是武警某部交通二支队的救援战士之一,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救援行动。

7月24日15时到达现场后,王本初他们第一批救援队伍先爬山侦察灾情。“爬了1个多小时,下着雨,脚下滑,还怕山跨了。”

侦察完灾情后,根据带队领导的指示,他们跟消防配合,分成三班倒。“晚上在山上干满8个小时后,也下不来,就在玉米地铺个雨衣倒头就睡了,下面的一天要送四次饭,除了三餐,半夜还得送一趟。”

已驾驶了8年挖掘机的老兵王静,是队伍里第一个开挖掘机过河的操作手。小河沟虽然无水,但沟深约8米,宽约10米,从山上冲下来的泥沙填满了河沟,“一不小心,挖掘机就会陷进里面。之前有台挖机陷进去,弄了4个多小时才弄出来,我是搭着木板和石头慢慢开过去的。”王静说。

王静称,让他把挖掘机开往哪、怎么操作都不是问题,最大困难是晚上操作救援时还下着雨,如山上滚下石头或再次塌方根本看不见,一旦有危险也不知道该往哪跑。“深圳滑坡、浙江丽水滑坡我都参加了救援,相比,这次现场情况更复杂、更危险些。”为此,他的大队长崔巍就在一旁指挥守候,目的是一旦有危险时能及时喊自己的队员安全撤退,“如果太远的话,机器的声音太大又听不到”。

每当王静用挖掘机挖出衣物、桌布、床单等物品时,王本初他们就开始做标记,判断所埋的房屋内哪里是卧室,以便更好地寻找被埋人员。本来他们准备了铁锹等工具,但一铁锹下去,泥巴的吸附力就使得铁锹无法拔出。“已经不能说挖了,准确地说是刨。”王本初说,挖掘机清开淤泥后,他们用手刨出遗体,以保证遗体的完整,给逝者最后的尊严。

救援结束后举行公祭仪式

就在7月28日下午,王静操作的挖掘机不远处,一个大石块发生了位移,经指挥部和现场专家组研判,部分山体又有位移的迹象。

贵州广播电视台报道称,根据地质专家对搜救现场的风险评估、医学专家对生命体征的探测等综合研判决定,滑坡灾害搜救工作于7月28日23时30分结束,经过六天六夜不间断的搜救,共计搜救并送医院救治伤员11人,搜救出遇难人员42人,失联人员9人。

7月29日上午,水城县人民政府在此次滑坡现场竖起了一块纪念碑,上面写着“贵州水城7.23 特大山体滑坡灾害罹难者纪念碑”。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管理团队 加入我们 办公环境 免责申明 会员章程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服务电话:023-63072868   服务热线:400-040-6958   邮箱:zhongchoutimes@qdcyzc.com

众筹时代-中国互联网金融门户网站   渝ICP15001608号-3

众筹时代所转载的文章仅供参考,众筹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 2015-2016 zhongchoutimes.com 众筹时代 版权所有